齐梅良

没介绍别看了。

叶子变成了爽文车手……
随缘吧随缘吧

突然勃起

杏仁的瞎写堆放处。:


@齐梅良 的一小段瞎写。关于富美。


带着青草清香的发丝从我背后拂过,于是我回过头来,看到那双白生生的小脚在我眼前停下,上面还沾着泥土和草茎。以小姑娘的拙劣手法涂在脚趾甲上的红色已经被磨去了前端,干净的甲缝里嵌着黑色的沙石。小姑娘像是有些不自在一般地蜷缩起脚趾,光泽的脚背上朦朦胧胧地透着青色的血管分支。兴许是暑假刚过的原因,她的脚背上还带着穿凉鞋留下的条状晒痕,甚是有趣。我这才想起要抬头看看她的脸,可她却扬起一抹笑容,从我眼前跑走了,于是我的脑海里只剩下她可人的一双小脚和纤细的脚踝,以及那灿烂地上扬着的嘴角和若隐若现的酒窝。我的眼神跟着她的背影,白色的棉布裙摆在人群里忽地就失去了踪影。我只好遗憾地回头。走了几步听见身后的人群里有妇人喊着孩子的名字“富美”,还有小女孩咯咯笑着回应的声音。太阳快要下山了,青草的香气却还环绕在我的鼻尖,一直都没有散去。











随缘开车。不知道画质怎么样。太芥。稍重口。不知道会不会翻。谁爱看谁看吧。等过两天填完坑一起放外链。

我还是很爱你。所以偷了你的名字。邹雨泽。

我女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杏仁的负能垃圾堆放处。:


@齐梅良 的一小段瞎写。关于富美。


带着青草清香的发丝从我背后拂过,于是我回过头来,看到那双白生生的小脚在我眼前停下,上面还沾着泥土和草茎。以小姑娘的拙劣手法涂在脚趾甲上的红色已经被磨去了前端,干净的甲缝里嵌着黑色的沙石。小姑娘像是有些不自在一般地蜷缩起脚趾,光泽的脚背上朦朦胧胧地透着青色的血管分支。兴许是暑假刚过的原因,她的脚背上还带着穿凉鞋留下的条状晒痕,甚是有趣。我这才想起要抬头看看她的脸,可她却扬起一抹笑容,从我眼前跑走了,于是我的脑海里只剩下她可人的一双小脚和纤细的脚踝,以及那灿烂地上扬着的嘴角和若隐若现的酒窝。我的眼神跟着她的背影,白色的棉布裙摆在人群里忽地就失去了踪影。我只好遗憾地回头。走了几步听见身后的人群里有妇人喊着孩子的名字“富美”,还有小女孩咯咯笑着回应的声音。太阳快要下山了,青草的香气却还环绕在我的鼻尖,一直都没有散去。

aph露中向短文《许愿池》复出首文和 @港彦祖 的第一次合作♡

许愿池

天气很晴朗,在佛罗伦萨的某条小巷的路口有一个许愿池,现在还是夏天,不过天气已经快要凉爽起来。王耀穿着短袖衫和宽松的裤衩,还有一双蓝色的人字拖,头发很少见的束起了高马尾,牵着伊万的手,他走在前面,脸上是一个大大的笑容,一蹦一跳的,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根冰棍。伊万还是老样子,脖子上围着围巾,手里也拿着一根冰棍。

“前面有个许愿池欸,要去看看嘛。”王耀咬了一口冰棍,含糊不清的问。“行啊,走呗。”

许愿池前,已经有一小圈游人围在旁边了,他们侧身挤进人群。喷泉上的雕塑正在喷出透明的,亮晶晶的水,在阳光下闪亮着。王耀闭上眼睛,双手合十,在心里默念了什么。伊万也学着他的样子,双手合十,闭上眼睛,却又睁开了一只眼睛偷偷瞧着比自己矮一截的东方人。

过了一会,王耀睁开眼睛,伊万见了也跟着睁开眼睛问他:“许了什么愿望,耀?”“希望你一直这么可靠就好了,还有,要永远在一起哦。我可是诚心的许愿了,一定可以成真。”“万尼亚也希望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呢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王耀又咬下一口冰棍,踮起脚来渡进了伊万的口中,他伸出舌头,推动着冰凉的物体向前去,却被伊万的舌头截住,低下头与他缠绵。王耀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一样,松口低头嘬了一口棒冰:“要化了。不过,是甜的哦。”然后,他抬起手,给了伊万一个温和的笑脸。

他踢了踢人字拖,抬手又一次挽上了伊万的臂弯。

“走吧,接下来去哪玩呢?”王耀抬起左手,对着太阳,手上无名指的戒指闪闪发亮。

懺悔錄 文豪野犬雙黑大概是太中向。有緣發展一下變長。

懺悔錄。


建議搭配 黑木渚《懺悔錄》 食用。


太宰治用心追求著中原中也。可是他總是不答應。算下來,表白已經五十二次了……太宰治打心底討厭他高高在上的模樣,同時又忍不住再一次告白。明明是討厭的人,為什麼讓他這麼動心。他不明白。

最後一次表白,原本做好了被再一次拒絕的準備,接下來就到此為止吧。沒想到的是,中原中也驚人地接下了自己的玫瑰花束。


他們每天在晨光中接吻,親吻舔舐啃咬對方的嘴唇。他們每天在星光下發生關係,汗水和淚水和不知名的混合液體。他們偶爾也會談起夢想,中也總是說,想要好多好多好酒。

中原中也總是高高在上的國王模樣。這種不平等是預設好的。他從一開始就掌控著局勢。就連夢想也是隨口的玩笑。我真正的意圖,是玩弄你啊,太宰治。

“喂。我不喜歡你了。讓你雀躍玩耍了這麼久,我就從沒有喜歡過你。我們結束吧。”

不容反抗的命令。

太宰治雙腿一軟,差點沒站穩。期待一落千丈,他一下子陷入了黑洞洞的漩渦。眼淚不爭氣的在眼眶裡打轉而被忍住沒有流下來。

雀躍
舞蹈
接吻
性關係


太宰治木僵地坐在地板上,春日的陽光透過窗戶灑下來,灑在他光著的腳板上。

中原中也並沒有懺悔,反而是發狂似的笑了起來。

愚人節賀文——ooc——雙黑太中——大概開車有——希望不要被查——

12点01分的玩笑

4月1日 中原中也

    今天是周末啊……正好又没有事情,干脆一觉睡到下午吧。天气也正好,是春天来了的缘故吗?我不知道。不过今天是愚人节呢,不做点什么好好报复太宰治平日的戏弄吗?不过昨天晚上刚刚做完呢……太宰治就在被窝里不安分起来。他捉起了我的右脚,伸出通红的舌头细细密密的舔舐,从脚趾间的缝隙到脚心到脚跟再到脚踝。他用他的牙齿并不用力的咬着我的脚踝的小腿,可是大概还是留下了痕迹,我能感觉到。

我很厌恶的把他踢开,说实话我很讨厌他的这种行为,别人可能会以为这个是情趣吧,可是我就觉得是最恶心的行为。病态的爱情。

黏腻腻的感觉。是口水吧。他总是喜欢看我的裸体,有的时候还会合影留念,总是笑眯眯的,吊儿郎当比出一个剪刀手,我真是恨透了他的这种恶习性——关于对身体的崇拜。总感觉他不是爱着我的灵魂,而是爱着所有美好的肉体。我当然不会吃醋,但是总是莫名其妙的恼怒,想要把他这颗毒瘤从社会上拔除。

他又一次触摸了我的身体,让我压抑的感觉,我早就不会在他暧昧的触摸下害羞,倒不如说是早已习惯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只是一个艺术品。他没那么喜欢我,我也非常厌恶他,倒不如说是互相讨厌却又纠缠在一起的奇怪感情。然后他用花言巧语和假面一样的笑容妄想骗得我的欢喜,可是怎么可能,我打心底厌恶着他。

然后他强行打开我的腿,用手指暴力的挤了进去,毫不顾忌我的感受,用手指在我后庭的内壁上用指甲刮擦,带出了我一连串的呻吟。不,与其说是呻吟,不如说是嘶哑的求救。我在他的身下用手指抓住床单,努力的,用力的,腕部用力,要带动着身体向前挪动。可是这只是杯水车薪,我抬头绝望的看了一眼挂钟,现在是中午十一点。看起来我是逃不掉了,这个算不算恶作剧啊……肚子里好饿……真想早点结束。

然后,他亲吻了我,舌头和我的舌头缠绵,一步步抽走我口腔里的空气。在我即将窒息的时候,他也没有松开,反而是更加缠绵。我在心底暗自惊叹他的肺活量竟然这么出众。然后他终于放开了我的嘴唇,唇瓣之间拉出了一条银丝。他的双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,再然后衣扣被解开。还是让人厌恶的嘴角上扬的恶心样子。装模作样的,甚至像是在挑衅。

他在我耳边说着俏皮话,可是我什么都记不住了。他总是很狡猾,虽不能让我手足无措,但是至少他在折磨着我的精力,若即若离的感觉啊。越明白得不到的越想得到,这是人的什么欲望呢?

“这可不是恶作剧哦。”啊啊,真想骂他一句混账东西。那就骂吧。唯独只有这个,一点都不想做。

为了反抗,我咬伤了他的手臂,可是他好像完全不在意血流不止的手臂,反而露出悲伤的表情来。他问我,死,到底是什么样的呢?我不能给他答案。因为我从来都不想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我啊,一直在找寻活下去的理由,可是完全没有头绪啊。死是在逃避什么呢?我想,多半是在逃避整个世界吧。

他这样说。

我愣住了,向来狡猾的他这次怎会如此……甚至说是如此蠢笨了。在做的时候竟然讨论起了生死,还一本正经的,也只有他这种疯子才会做得出来吧。

我的后庭被一次又一次冲撞,我叹出一口气都是残破不堪的。今日的太宰治比以往,黯然失色。完全没有了以往魅力的他像被野狗咬伤的鸽子,我似乎知道又不知道他在逃避什么。很狼狈,很狼狈。

时间过得很慢,我不愿就这样被侵犯,我便挣扎,扭曲的表情并没有让他产生怜悯。

我有一种预感,他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人前这样露出胆怯来。我便开口嘲讽。太宰治没有理会我。大约过了半小时,他在我的体内射精了。然后,他露出了以往一样的笑容:“呐,中也,我不喜欢你了。”

愚人节快乐,还有你没喜欢过我。

“现在是12点01分哦,我没开玩笑。”

啊,是吗……

然后我们又像往常一样继续做了两三次,太宰治一点慌乱都看不出。倒是像以往那样,捉弄我,嘲讽我。

过了几天,太宰再也没有来过,再过几天,听说,他自杀成功了。

腿个蜡烛记录记录生活。

https://m.weibo.cn/5969416147/4079571567162070
开车z
这是一个车变段子的悲惨故事